儿时的年味_铜川日报传媒网
邮箱:tcrbcmw@163.com   不良信息举报   电话:0919-3151312
您的位置: 一分时时彩 » 悦读铜川 » 正文

儿时的年味

儿时的年味

胡静

当春运的列车开始飞驰的时候,农村的房屋渐渐增添了人气。故乡,成了漂泊在外的人群,共同回归的理由。于是,年味应运而生。 

年的味道,是故乡的味道。儿时故乡的年味,从一碗腊八粥开始弥散开来,各家各户都煮上一锅,一丝香气、一股暖流拉开了年的序幕。 

“吃了腊八饭,快把年来办。”腊八过后,村民们就忙活开了,需紧要张罗的第一件事,就是“杀年猪”,即杀猪过年的意思。那时候,家家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,但几乎每家都会养几头猪,除了卖一两头贴补家用,不少人家都会自留一头宰杀。 

好的年景我家也会“杀年猪”。那日,吃过早饭,邻居们早早就来帮忙了,等到活猪变成猪肉,父母总要给帮忙的人每人都分上几斤。大家也未必缺这点好处,只是这一帮一送间却满溢着浓浓的“人情味”,似能抵挡冬日里所有的严寒。 

“年来到,年来到,女孩穿新衣,男孩放鞭炮……”乡间童谣中的年味简单而美好,现实中想要过好新年却不那么容易,单是新衣和鞭炮就够让人在集市好好跑上一遭。我家赶年集是从腊月十三开启的,此后逢一和三的日期,几乎次次不落。十三买布制新衣,十七、二十一年礼家中扛,二十三摆放香案祭灶神,二十七瓜果时蔬袋中装。 

赶集除了采买年货,父母还有一项工作是寻我。记忆中我总爱跟着父母一起赶集,尤其是对集市上的各色叫卖声、讨价还价声充满兴趣,驻足倾听,经常会丢了父母的身影。他们照例要在采买齐备后来寻我,父亲扛上一布袋年货,母亲手持一串糖葫芦,相携着穿过喧嚣的人群向我走来。我接过糖葫芦,咬上一口,年的味道瞬间甜上了心头。 

时光匆匆,日子打眼就到二十九,我们家也迎来了年前的最后一场重头戏——“下油锅”。天还未亮,父母已早早起床了,为的就是留有充足的时间大展厨艺。我和哥哥却怕冷赖着不起,直到阵阵香味飘进卧室,肆意挑逗起我们的味蕾,才终于前后脚一阵风似地冲进厨房,对着桌案上的各色美味吞咽口水。 

母亲轻斥我们几句,转身又递来一碟早就备好的吃食,供我俩大快朵颐。甜的、咸的,荤食、素菜,足足十余种。黄澄澄的丸子、金灿灿的麻叶、香脆的核桃酥、美味的黄糟肉,油炸的香气弥漫了整间厨房。我和哥哥吃得不亦乐乎,顾不上满手的油,只有满嘴的喷香。 

在这喷香中,时间的摆钟恍若慢了下来,恩赐我们一家人相守在小小的厨房内,笑着、闹着、守护着也迎接着年的脚步临近,期待新的一年我们依旧团圆。

责任编辑:彭冰

返回一分时时彩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版权声明| 网站地图| 留言反馈| 我要投稿
Copyright©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铜川日报传媒网:www.meishi520.net 地址: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:0919-3151312
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: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-1 技术支持:
极速11选5 山东11选5走势 荣鼎娱乐 极速飞艇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三分快3 极速快乐8 秒速时时彩 荣鼎娱乐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