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那年过年_铜川日报传媒网
邮箱:tcrbcmw@163.com   不良信息举报   电话:0919-3151312
您的位置: 一分时时彩 » 悦读铜川 » 正文

想起那年过年

想起那年过年

刘爱玲 

进入腊月,学生们放了寒假,十点多太阳一出来,村巷里到处踢踢咚咚跑的都是孩子。男孩子拿着木头手枪打巷战,女孩子三五一堆跳皮筋跳大绳抓羊骨拐砸沙包跳方格子,谁家大人叫了一声,游戏停下来,飞快地跑回去帮大人忙,又飞跑出来,喊着该谁了该谁了?一切看起来和以往并无二致,但又确与以往不同,是悄悄弥漫的一股喜悦。

一个孩子说,“今天北关逢集,我妈说要给我扯新衣服呢!” 

“就是就是,我看到我妈昨天晚上找布票了,还说我长得太快,布票都不够用……” 

这个孩子还没说完,那个又接上来说,“我妈前天去棉纺门市,我二姨说这两天要来好条绒,红花的,我妈准备给我扯件上衣。” 

村子饲养室旁边的电磨房忙碌起来,一整天呼呼噜噜没个停的时候,家家户户上好的玉米这时候才舍得拿出来,攒了一年的白玉米、黄玉米,面要比往常收得细。白玉米面搅在麦面里蒸馒头是看不出掺玉米面的,会给人一种纯白面的感觉,黄玉米面打搅团,金灿灿的让人有食欲。 

打搅团要新玉米面,还要细,这时候的面正好。磨完面母亲回来总要支起锅打一回搅团,一根擀面杖在锅里搅得风生水起,完了把擀面杖平着举起来,上面挂着一绺搅团,筋筋地扯得透亮。母亲的喜悦在一连串的赞叹里。 

搅团做熟,得找家里最好的没缺口的一只老碗,沾上水,盛在里边,等凉了,一个光光的搅团碗砣就好了。这个碗砣被母亲端着,连同上次扯回来的布,去找村里这段时间最忙碌的那个裁缝。母亲人还没进她家大门,就高声大嗓地招呼着:“她婶,她婶在吗?”那个被叫作“她婶”的人一掀门帘,从她家窑屋出来,母亲就把一脸的阳光和着那块搅团碗砣送到了她眼前:“我昨天才磨的新玉米面,打的搅团好呢,送你一块尝尝。”接下来当然是提出请她帮忙裁一裁衣服的请求了。但是求裁衣的人太多,就要排队,排队的当儿,母亲的手脚是勤快的,像在自己家里一样,刷锅撒扫喂鸡猪,弄出一院子的动静。 

母亲什么时候回来的,孩子并不知道。第二天早上母亲照例在队长的吆喝声中上工去了,但到了晚上吃完饭,前后转了几个圈圈,最后似是下定决心,拿来孩子的书包,取出作业本,撕了一张干净纸放到案板上,把罐子里前几天辗的红辣子面倒了些,包了,和着裁好的衣料,进了另一家她叫嫂子的窑院。母亲什么时候回来的,孩子依然不知道,只是又一天早上,家里那只油漆斑斑的木柜上,放着给孩子做好的新衣,那新衣的亮光把整个灰蒙蒙的屋子都照亮了。 

天气晴好的日子,母亲会请一天工,把家里的被子统统拆了,提在一只大老笼里到河里去浣洗。肥皂与洗衣粉是些奢侈品,因此母亲的被子下压着几根皂角和一根棒槌。皂角是入冬时在村口的那棵大皂角树上打下的,那时候,树上的皂角已经黑红,干成了一串哗哗作响的铃铛。皂角树很大,一年的皂角滋养了一个村庄的洁净。 

村头的河水清澈,哗哗向南流去,没有人会知道它流向哪里,又带走了多少浣衣人的靓影。母亲与众多的浣衣人一样,沿着鹅卵石的河床向前走,总有一块大大的河石在前边等着她。她把提着的老笼放下,用一块石头压着,然后取出皂角在石头上用棒槌砸碎备用,把被褥皮在河水里打湿,撒上皂角粉,用棒槌槌起来……洗好的衣物就晾在河床边上的干草上,一件件万国旗一样。临近过年的日子,是这条河流的节日。  

在孩子眼里,再没有比除夕更让人期待的日子了。晚饭一结束,那被偷看偷摸过无数次的新衣终于穿到了身上,孩子们举手投足都透着小心,怕把刚上身的衣服弄脏了。接下来就是偎在父母身边,渴望着父母的压岁钱。母亲没工作,所以年年的压岁钱都来自父亲,他在口袋里捏了一下,接着就排出几张新钱,平展展没有被用过的新钱与以往大大不同。 

那时女孩已经有了弟弟,弟弟的压岁钱很快变成了一包一百响的小红鞭炮,她看他小心翼翼拆开包装,把那些结在一串的小鞭炮拆开,装在新衣口袋里,问母亲要了一根线绳,点燃,走出门去了。出门的时候弟弟就说,我要守岁呀,一晚上不睡觉。她也说,我也守岁呀,一晚不睡觉!潜意识里,年,是个太美妙的东西,她、他们要真真地看见年是怎么来的。 

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后半夜,外面的鞭炮声零落起来,终于,弟弟回来了,口袋里的炮已经炸完,但还有一些没炸响的哑子,那些哑子,没了炮捻,可以拦腰掰断,露出黑火药,如果得一点火星,就会绽放出灿烂的银色花朵。 

谁说,快睡呀!可是这两个孩子依然说,“我不睡,我守岁呀!”说着不睡,眼皮却打了架,话没落音,就在炕上半坐着睡过去了。 

初一的饺子过后,女孩的五毛压岁钱还没动,现在,她被弟弟怂恿着,一些买了哨子炮,还买了炸药片。炸药片是一张纸上的小黄药片,一分钱三颗,摔炮也是一分钱三颗。五角钱精打细算还是买不了多少东西,最后剩下的五分一毛,女孩捂着口袋再也不给弟弟,而是到门前的食品门市,买水果糖。她每次都会先给弟弟嘴里放一颗,说,别咬着吃,吮。 

吮。此刻,她正从洗衣机里取烘干的衣服出来要挂到阳台上去,想起那年给弟弟说的那个“吮”字,她的嘴不自觉也吮了一下,微笑着抬头,年,已经点燃了窗外的万家灯火。

责任编辑:彭冰

返回一分时时彩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加入我们| 版权声明| 网站地图| 留言反馈| 我要投稿
Copyright©2016 铜川日报传媒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铜川日报传媒网:www.meishi520.net 地址:陕西省铜川市新区斯明街5号 电话:0919-3151312
 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:61120180007 陕ICP备11002265号-1 技术支持:
上海11选5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荣鼎娱乐 吉林快3走势 上海时时乐开奖 五分时时彩 极速快乐十分 上海快3开奖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